<span id="tznfh"><p id="tznfh"></p></span>
<video id="tznfh"><rp id="tznfh"></rp></video>

        <big id="tznfh"><strike id="tznfh"><ol id="tznfh"></ol></strike></big>
        <video id="tznfh"></video>

            <big id="tznfh"></big>
            <video id="tznfh"></video><track id="tznfh"><strike id="tznfh"><dl id="tznfh"></d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tznfh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創藝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2022過半,沒有新風口

                  2022年過半,風停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上半年,整個投資市場節奏明顯放緩,一季度的投資金額同比減少近一半。清科研究中心相關數據顯示,2022年第一季度中國股權投資市場共發生2155起投資,同比下降27.5%;披露投資金額為1968.22億元人民幣,同比下降47.1%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   在過去半年里,復雜的國際環境、充滿不確定性的全球經濟,以及北京、上海等地疫情反復,機構募資環境進一步惡劣、活躍度明顯下降。很多投資人長期處于觀望狀態,出手變得越來越謹慎。市場雖然沒有出現去年在線教育、社區團購等大型賽道的集體收縮事件,但整體趨勢乏善可陳,甚至沒有涌現出新的風口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在去年新消費遇冷之后,投資人們將目光鎖定在了兩大方向,代表著下一代互聯網和未來的Web3、元宇宙板塊,以及有著明顯政策和資本紅利的碳中和、硬科技板塊。其中,Web3、新能源領域的相關公司,上半年估值上升明顯。

                  市場寒冬下,這些方向究竟是真正的未來還是短期的泡沫,當前還不能蓋棺定論,但這是當前市場上為數不多能夠看到增長的方向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      碳中和、硬科技:僅剩的風口

                  新能源:“現在不投新能源,如同20年前沒買房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現在不投新能源,就像20年前沒買房”,最近經濟學家任澤平的這句話流傳甚廣。在他看來,當下,新能源相關的產業是未來中國經濟最有希望的、最具爆發力的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硬科技是今年為數不多還比較景氣的行業”,硬科技投資人林佳亮也對深燃表示,“今年上半年,尤其是一些新能源項目發展節奏較快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與一些賽道的投資人受經濟環境、政策因素影響主動放緩投資步調不同,一位新能源領域的投資人指出,機構想要加快進度,但受疫情影響,迫不得已放緩了節奏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身處北京的新能源領域投資人張宏就表示,“好多項目,不去現場盡調,是無法最終做出投資決策的。”上半年受疫情影響,他錯過了兩個跟了很久的項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資本涌入之下,一些新能源領域的項目估值水漲船高。一位硬科技投資人提到,一個不起眼的新能源小公司,剛剛量產產品后,一上來就要估值20個億,“真的很瘋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新能源板塊中的細分領域,二級市場上,這個6月,風電、光伏、鋰電池在A股相關板塊均出現大漲。在一級市場,儲能、氫能是今年上半年的焦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作為光伏、風電等新能源發展重要支撐環節的儲能產業,已經成為能源轉型的重點,是實現“雙碳”的必經之路。據光大證券預測,到2025年,我國儲能投資市場空間將達到0.45萬億元,2030年增長到1.30萬億元左右。據林佳亮透露,儲能領域的一些公司,年營收能實現好幾倍的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具體來看,目前主要的儲能方式中,電化學儲能應用范圍最廣泛、發展潛力最大,現階段以鋰電池為主,并且已經進入規?;虡I應用階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根據清科研究中心數據,2016年-2022年第一季度,我國清潔能源領域投資案例數主要集中在新能源發電、儲能領域,投資案例數占比分別為38%、34%;儲能領域投資中,儲能鋰電池投資活躍度最高,投資案例數占儲能領域總投資案例數的75.9%。

                  氫能作為另一焦點受到關注,則與今年3月發布的《氫能產業發展中長期規劃(2021-2035年)》有關。這意味著,氫能上升到國家能源戰略地位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產業端也深知,氫能距離大規模產業落地還有一段距離。“氫能的儲存和運輸,成本太高了”,張宏指出,但這并不影響市場的高度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半導體芯片:熱度不減,但估值回調

                  在持續的政策扶持下,半導體芯片領域的國產替代近兩年加速推進。清科研究相關報告顯示,2022年一季度股權投資市場上,半導體及電子設備行業是獲得投資金額最高的行業,達448.02億元,相較第二大行業IT領域的353.03億元高了將近100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吸金無數的同時,半導體領域也出現了泡沫。早在2021年,半導體領域的優質項目搶奪就已經非常激烈,行業早期的融資額基本都是數億元。有觀點認為,那時就已成泡沫重災區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宏今年重點關注新能源、新材料,就是因為看到半導體項目中,往往都是頭部明星大機構參與。“這些大機構又把項目的估值抬得特別高,瓜分了份額。”他所在機構開始擔心,半導體板塊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掛嚴重,到最后是否還能獲得合理回報,因此,對半導體領域的投資十分謹慎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去年,市場對半導體領域期望過高了,今年相較去年有所降溫。”林佳亮指出,今年以來,一級市場一些半導體項目估值有所松動,估值的上漲速度明顯放緩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估值趨向保守的部分原因是,全球半導體市場的增速下滑。世界半導體協會近日發布的數據顯示,預計2022年半導體市場的增幅不到15%,較上一年增速下滑10%左右,而2023年的增速進一步放緩,預計是5%。手機等終端市場的需求下滑,也導致半導體領域產能過剩,出現了“砍單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二級市場的回調也是部分原因。A股市場上,半導體項目接連出現破發、估值縮水。4月,5家IPO的半導體公司中,4家破發,其中唯捷創芯上市首日跌幅達36%,市值蒸發近百億元。包括翱捷科技、國芯科技在內的大量半導體公司上市之后依然長期虧損。從2021年11月開始,國內A股半導體板塊持續下滑,截至今年4月底,板塊指數跌幅超過3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盡管一季度半導體行業是獲得資金最多的行業,但融資金額,相比去年已經出現下滑。清科研究相關報告顯示,一季度期間,半導體及電子設備行業融資數量同比上升了11.8%,而金額同比下降了19%。此外,半導體領域產業端的投資并購事件也在增多,頭部機構正以并購的形式擴充產業線,建立優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全球增速放緩的背景下,在國內,半導體領域的國產替代依然備受關注,畢竟中國半導體設備行業整體國產化率的提升還處于起步階段。而投資虛火褪去后,市場才能重回理性發展規律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      元宇宙、Web3:火熱與爭議并行

                  元宇宙:時候未到,埋頭鋪路

                  去年下半年,元宇宙概念大火,但也正是大眾認知到元宇宙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以實現之后,熱度便降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產業端、投資端對元宇宙的熱情并沒有明顯下降。在與元宇宙相關的虛擬人、社交、VR/AR等領域,都少不了大公司布局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開年以來,虛擬數字人就成了投資界的寵兒,第一個月便融資近百起,金額累計超過4億元。字節跳動、騰訊等互聯網大廠、娛樂公司,紛紛布局虛擬數字人,發布數字人產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VR/AR領域雖然目前還尚未有技術層面的創新,但不影響業界對該領域的看好。有人認為字節跳動未來具有增長潛力的業務,一個是TikTok、另一個就是VR設備Pico所處的事業部。羅永浩最近也公開表示,再次創業的方向是AR,稱AR是下一代計算平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元宇宙社交類APP不斷被孵化出來。先是啫喱上線之后又快速下架、字節旗下被外界視為是元宇宙社交產品的派對島也在內測中。6月,曾經的“直播第一股”映客公司更名為“映宇宙”,并要將業務全面向元宇宙方向轉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對于遙遠的元宇宙,投資人們高度關注的是其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技術創新。英諾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近一年來都在重點關注元宇宙,尤為關注相關的基礎設施項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現在談實現元宇宙,就相當于路都沒修好,水電還沒通上,就要修建迪士尼”,王晟指出,元宇宙基礎建設當前還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。以虛擬數字人為例,一方面,3D動畫的生產成本很高且周期較長;另一方面,原本應當是沉浸式的數字人3D形象,目前依然大多是以短視頻形式呈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認為,元宇宙基建應當重點關注以下幾個方向,包括算力基建,以支撐元宇宙的海量計算需求;人工智能技術比如AI感知算法以加強虛實連接;3D圖形學及相關生產工具的建設,用以構建虛擬數字空間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“未來三到五年,元宇宙領域必然是要先在基礎設施層面實現提升,只有在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完善的基礎上,才會有內容生態的豐富。”王晟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Web3:元宇宙未至,“下一代互聯網”先行?

                  在2022年元宇宙概念相對“收斂”、產業端、投資端埋頭鋪路之時,Web3成為了創投圈最火熱也最具爭議的風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Web3基于區塊鏈而存在,強調實現去中心化,相較于Web1.0時代只能靜態單向閱讀信息,Web2.0時代用戶能夠可讀、可寫信息,參與交互,Web3.0時代,用戶能夠可讀可寫信息,并擁有數據所有權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在王晟看來,相比元宇宙是生產力的創新,Web3是生產關系的創新。在區塊鏈底層技術逐步成熟的基礎上,如何構建經濟系統、加速應用的落地,是探索Web3領域的重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Web3之所以能火起來,某種程度是因為,它在一些投資機構眼中是快速“造富”的新領域。在海外,越來越多的公司因為估值十倍、百倍的增長,給投資人帶來十倍、百倍的高收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去年以來,a16z、Paradigm等風投機構,都成立了數十億美金的Web3基金。今年6月,紅杉資本又推出總規模達28.5億美元的兩只新基金,將擴大Web3領域投資,據不完全統計,其僅今年前4個月就已投資近20家Web3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Web3領域獨角獸也接連出現。Web3安全公司CertiK于4月宣布完成8800萬美元的B3輪融資,投后估值達到了20億美元(約120億人民幣)。5月,加密金融服務提供商Babel Finance完成B輪8000萬美元融資,估值20億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Move to Earn”Web3游戲STEPN也是自去年11月上線之后,不到半年就宣布估值突破了10億美元,平臺代幣的流通市值最高時超過了200億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位投資人對深燃提到,和傳統的一級市場投資不太一樣,一些Web3項目的投資方式是發Token,解鎖之后,機構就可以快速退出,鎖定期較短,流動性也更好。“相較于遙遠的元宇宙,Web3誘人的地方在于,能夠快速變現有收益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高收益的另一面是高風險,Token代幣機制是Web3生態發展的催化劑。一個龐大復雜、快速發展且缺乏監管的領域,Token機制如若不夠完善,就可能導致災難性的后果,給投資者和普通用戶帶來巨大損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受美聯儲加息、Luna暴雷等因素影響,全球市值最大的加密貨幣比特幣價格也接連跳水,6月19日凌晨,比特幣一度跌破18000美元,創下了2020年底以來的最低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Web3應用存在的風險性也無法忽視。以STEPN為例,其在5月下旬發布清查大陸用戶的公告后,代幣價格不斷暴跌,一度下跌4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至今,Web3在國內依然有著較大爭議,一部分人認為,不能單單以區塊鏈技術來定義Web3。而且,加密貨幣的流通在國內受到合規性的限制。也因此,美元基金在涌向Web3之時,很多傳統VC還持懷疑態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投資人們有一個共識是,對于Web3的學習和關注,不能落下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      新消費、TMT:退燒、轉向

                  新消費:從過火到冷卻

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說去年下半年新消費投資是市場轉冷,那今年上半年的情況可謂哀鴻遍野”,消費投資人陳明輝這樣形容。據他觀察,今年以來,很多基金直接砍掉了消費組,身邊很多看消費的投資人朋友,要么轉崗看其他方向,要么直接失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2018年開始關注消費領域,陳明輝可以說是見證了新消費從走上風口又回歸理性的整個周期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時新消費的號角吹響,完美日記、元氣森林、三頓半等新品牌靠著互聯網的流量打法,銷量瘋漲,資本一哄而上,瘋搶新消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到2021年上半年,新消費投融資一路高歌猛進,成為全行業投融資最火熱的賽道。烯牛數據顯示,2021年上半年消費投融資數量達到333起,融資總額超過500億元,比2020年全年的融資總額還要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自去年下半年7、8月開始,一級市場的融資數量和規模開始大幅下降。2022年更是持續遇冷,據藍鯊消費不完全統計,2022年4月,新消費領域共公布了71起投融資事件,相比3月的98起,環比減少27.6%;相比半年前(2021年11月)的128起更是削減了44.5%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級市場的冷卻背后,是新消費品牌在二級市場上的股價暴跌、市值縮水。上市以來,奈雪的茶股價一度暴跌超75%,截至6月21日,泡泡瑪特股價依然還低于發行價,丸美股份相較股價最高時市值蒸發超200億元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二級市場不買單,新消費企業經營也遇到了困境。開年以來,新消費領域,裁員、關店、持續虧損的衰頹之勢愈演愈烈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投資人們發現,項目增長無法匹配預期后,估值泡沫就開始破裂”,陳明輝指出。實際上,2021年下半年以來,從業者們漸漸明白,新消費品牌陷入了打法失靈的困局,采用互聯網流量打法實現了爆發式增長,當流量紅利退潮之后,缺乏可持續增長動力的品牌們就會陷入增長困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陳明輝所在的機構,還在堅持看消費,不過更加克制和理性。“我們最近投的項目,都是相對成熟的市場需求下的微小創新,可能不是很‘性感’,但卻是相對穩定可見的增長和收益”,他表示,“中國消費市場的基本盤還在,每年還是會有三五個細分賽道的頭部出現,我們要做的就是抓住這幾個頭部”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TMT:高增長不再,投資人轉行

                  業內人士談起新消費風口的崛起,總是少不了2019年那一撥TMT投資人的轉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TMT是由科技、媒體和通信三個英文字母整合而來,但過去十年里,移動互聯網的火爆,也讓TMT一詞成了互聯網方向的代名詞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TMT現在卻遭遇了周期性的挑戰。2019年時,美元基金資金充沛,正處于尋找下一個風口的當口。移動互聯網時代,市場馬太效應明顯,一個頭部公司估值一年能漲百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2019年以來,投資人們發現,市場已經很少有這樣的機會了,字節、拼多多、美團那樣的案例很難再復制。2019年,創新工廠創始人李開復就曾指出,移動互聯網的紅利正逐步消失,投資人要抓住技術驅動的下一個增長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去年三季度以來,中國互聯網領域投融資金額就在下滑,2022年一季度期間下滑尤為明顯。信通院相關報告顯示,2022年一季度,我國互聯網投融資金額35.1億美元,環比減少42.6%,同比減少76.7%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  TMT領域的投資下滑,與頭部互聯網公司的處境脫不開關系。一位投行從業者稱,自去年7月以來,投行的TMT業務就按下了暫停鍵,進入了寒冬期。曾經市場高速發展導致壟斷、過度競爭等行為層出不窮,過去一年里,監管部門也在反壟斷、反對資本無序擴張層面進行大力整改。上市通道的關閉,也導致更多的TMT投資人調整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前,有一些投資人轉型到新消費,但在去年下半年,互聯網領域的投資邏輯在新消費領域遇冷之后,他們又開始嘗試向硬科技轉向。然而,硬科技投資門檻較高,產業背景的投資人更有優勢,很多缺乏產業背景的TMT投資人,便以元宇宙、Web3為新出口尋找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總之,在投資領域,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造富神話已經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只要站在風口上,豬都能飛起來”,在21世紀前二十年互聯網發展的黃金時代里,資本捧出了一個又一個風口。進入2022年,互聯網行業走入向下的拐點,加之經濟環境的不穩定性,無論是投資人還是創業者,都需要更加謹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推薦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最新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97在线观看_4399视频免费观看_87电影福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