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tznfh"><p id="tznfh"></p></span>
<video id="tznfh"><rp id="tznfh"></rp></video>

        <big id="tznfh"><strike id="tznfh"><ol id="tznfh"></ol></strike></big>
        <video id="tznfh"></video>

            <big id="tznfh"></big>
            <video id="tznfh"></video><track id="tznfh"><strike id="tznfh"><dl id="tznfh"></d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tznfh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歷史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巴西通脹居高不下 政府努力維系經濟平衡

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巴西國家地理與統計局數據,在全球通脹的大環境下,巴西今年2月消費者物價指數環比增加1.01%,創下2015年以來同期新高,同比增幅10.54%。從去年3月到今年2月的12個月間,由13種日常主要食品構成的“基礎食品籃子”價格上漲12.67%。此外,水、電、煤氣、汽油等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物資價格均有不同程度上漲。據咨詢機構LCA Consultores的一項最新調查,該國377項商品和服務中有282項(74.8%)在2022年2月出現了價格上調,這一比例為1999年8月以來的最高水平。而相比富裕階層,物價飛漲對中低收入民眾影響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民生物資價格飛漲 底層民眾燒柴做飯

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解巴西底層民眾在“萬物皆漲”環境下的生活狀況,總臺記者走訪了離巴西最大城市圣保羅一小時車程的一處棚戶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片棚戶區管理委員會的志愿者卡洛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:“食物和天然氣的價格在上漲,租金也上漲了,于是有很多人提出申請想搬到我們這里住,因為他們再也負擔不起原來的租金了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據卡洛介紹,棚戶區的居民大多處于失業或低收入狀態,無力購房也交不起房租,所以私自圈地搭建簡易房屋勉強度日。因為不合法,所以政府并沒有提供例如水、電、天然氣、污水處理等配套設施,這些都需要住戶自行解決。雖然條件艱苦,但是在通脹之下,希望住進這片棚戶區的人數卻在不斷增加。在卡洛的介紹下,記者又走訪了新搬到這片棚戶區的埃莉安妮一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約半年前,埃莉安妮的丈夫因為車禍受傷被解雇,疫情下需要在家照顧孩子的埃莉安妮也無法從事全職工作。權衡之后,一家人搬來這里,雖然在這里可以省下水、電、煤氣以及房租等費用,但在持續通脹之下一家人的生活依然拮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埃莉安妮告訴記者:“幾個月前,我每月采購大概花400到450雷亞爾(約合506-570元人民幣)。今天,買同樣的東西,我得花大約600到650雷亞爾(約合760-823元人民幣),而且每次去市場,物價都會漲一點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埃莉安妮說,她們一家每月可以從當地政府獲得400雷亞爾(約合506元人民幣)救濟金和50雷亞爾(約合63元人民幣)燃氣補助,再加上她網上兼職,每月家庭收入在1100雷亞爾(約合1393元人民幣)左右。但她表示,燃氣價格不斷上漲讓其無力承擔。根據巴西石油工人聯盟(FUP)的調查數據,自2016年10月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實施平價進口政策(PPI)以來,烹飪用燃氣價格的累計增幅達到349.3%,而同期通貨膨脹率則為31.5%。巴西部分地區每罐燃氣的價格已經達到130雷亞爾(約合165元人民幣)。今年3月份巴西國家石油公司(Petrobras)宣布燃氣再次提價之后,很多低收入人群被迫尋找烹飪用氣的替代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省錢,埃莉安妮一家搬來棚戶區以后就停用了燃氣灶,改用柴火做飯。埃莉安妮告訴記者,這樣省下來的錢或許可以給自己7歲的女兒買些玩具和衣服。她說:“我的女兒現在穿的校服還是兩年前的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通脹壓力無處不在 慈善機構降低餐標

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政府提供的救濟金和煤氣補助外,慈善機構也是通脹之下巴西幫扶弱勢群體的重要抓手。哈慕斯是巴西圣保羅一家慈善機構的負責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她在接受總臺記者采訪時表示,來慈善機構領餐的民眾大多都無家可歸,所以該機構也提供淋浴、理發等基本服務以盡可能地幫助他們。在巴西,慈善機構的收入來源主要由兩部分構成:社會捐贈和政府撥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辦法降低成本。哈慕斯告訴記者:“同樣的食品,我們之前一周花費1000雷亞爾(約合1266元人民幣),那么現在就得2500雷亞爾了(約合3165元人民幣)。因為價格原因,紅肉的用量大大減少了。此外,我們增加了不同蔬菜的比重,使菜單多樣化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該機構已經用雞肉代替了包括牛肉在內的所有紅肉供應,雖然哈慕斯不愿降低餐標,但在目前的困境下也只好因陋就簡。她表示,目前該機構在降低餐標的前提下,每天還能勉強維持提供1000份免費餐,其中400份來自政府撥款,剩下600份靠社會捐贈,但如果嚴重的通脹和低迷的經濟狀況得不到改善,這里恐怕也很快將難以為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巴西面臨滯漲風險 政府努力維系經濟平衡

                    巴西經濟學者雷南·皮耶里在采訪中告訴總臺記者,巴西政府在“弱勢群體”幫扶問題上正處在兩難的困局中。皮耶里說:“今年10月巴西將迎來總統大選,政府也希望推出更加強力的援助計劃以迎合選民,但是這些支出如果不能跟財政收入相匹配,只會加重政府債務。那樣的話我們又不得不通過通脹來部分稀釋債務,所以巴西正在維系一個很難維系的平衡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巴西聯邦政府正在實行“巴西救濟金”計劃,為每個低收入家庭每月發放400雷亞爾(約合506元人民幣)的救助。皮耶里分析,隨著大選的臨近,現政府或將繼續加大救濟金方面的財政支出,以博得選民的青睞。但是,如果政府過度支出,則可能進一步加重已經居高不下的通脹,從而迫使央行更大幅度、更高頻次地提高基準利率。3月16日,巴西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宣布將基準利率上調1個百分點至11.75%。這是巴西央行自2020年3月以來連續第9次加息,目前巴西的基準利率已經達到5年來的最高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皮耶里表示,連續加息后的高利率雖然有助于拖住通脹增長,但社會融資也將相應減少,居民消費和生產性投資也會降低,進而影響巴西整體經濟表現,財政收入也會跟著進一步減少。巴西當地機構最新預計,2022年巴西GDP增長或僅為0.3%,屆時如果通脹得不到有效控制,巴西或面臨經濟停滯疊加通貨膨脹的雙重風險。(總臺記者 肖賀佳)

    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推薦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最新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97在线观看_4399视频免费观看_87电影福利网